在医院满负荷情况下吉尔吉斯斯坦的华侨华人咋样了

多名侨胞感染!在医院满负荷情况下,吉尔吉斯斯坦的华侨华人怎么样了?

中国侨网电 题:多名侨胞感染!在医院满负荷情况下,吉尔吉斯斯坦的华侨华人怎么样了?

7月7日晚,温州市留联会再次邀请到蒋贤高进行了一场“吉尔吉斯斯坦医学答疑沙龙”活动,活动以语音会议的形式在微信群举行。

当地侨胞时常给杨彩平及华助中心的工作人员打去电话,或咨询、或寻求相应帮助。夜里十二点,杨彩平和同事们还经常通过微信、电话等不断安慰他们,为发烧的侨胞送去药品,“和他们沟通,也是给他们一种精神力量和支柱。”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当晚,很多网友都用了“冷门”“爆冷”的形容词。得知她获奖消息时,管鲲鹏也感到很意外和吃惊,虽然几年前也萌生过“她该得诺奖”的念头。

管鲲鹏认为,格丽克不停地在成长,很自觉地在根据自己的经历、体验、状态进行改变。相较于“一条道走到黑”式的原地打转,格丽克每个阶段的写作都不相同,但完成度都很高。“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要干什么,这点我觉得是一个成熟诗人很重要的素质,而她是做得特别明显的”。

10多年间,柳向阳和格丽克本人的直接联系,“只打过一次电话,别的都是通过邮件”“我们会交流对于一首诗我怎么理解,或者我问她我的理解对不对?我们交流过几百个关于诗歌的问题”。

管鲲鹏特别喜欢格丽克的《十月》,“我觉得那首诗代表了一个很本质的对世间秩序的理解”。“夜不是结束了吗,大地/当它被种植,不是安全了吗”,设问与反问之间,几个元素不停回环,力量一层一层推进。管鲲鹏觉得,这种对秩序既是疑虑又是迎接的态度非常妙,而这种妙不是技术上的妙,是内心有力量的、动人的东西。“读完之后有苦涩的东西,但是她会告诉你这是一个本质,你能感受到这个本质作用在你身上的力量”。

目前,全球范围内新冠肺炎疫情依然严峻。吉尔吉斯斯坦卫生部公共卫生部门负责人阿克玛托娃在16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通报,过去24小时全国新增521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7例死亡病例。截至当地时间7月16日11时,吉尔吉斯斯坦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已达12498例,死亡167例。

柳向阳笑言,他这10年基本只译了两个人的诗,一个是露易丝·格丽克,一个是杰克·吉尔伯特。“杰克·吉尔伯特的中文版是2019年出版的,比格丽克火多了。2019年2月出版的,到现在已经三印了”。

诸多侨团则是有钱捐钱、有物捐物,无私地为侨胞和当地抗疫提供帮助;疫情下,中资企业的效益受到很大影响,但依旧慷慨解囊。

柳向阳最早在一个诗歌翻译论坛里读到格丽克早期的诗作《爱之诗》。“那首诗讲单亲妈妈带着小孩子,特别关心小孩,老给他织各种色调的红毛衣,长大之后小孩子就有点怕红色,总觉得女人像他的墙一样。这首诗也是很偏重心理描写的”。

“我想回家看看父母再死。”

侨胞团结 与当地守望相助

吉尔吉斯斯坦经济发展、医疗卫生条件都有限,受疫情影响,当地医院已经满载,所以患病的侨胞大多不能入院治疗。有的侨胞发病之初,常常自主决定按感冒对待,直到后来撑不住才向大使馆、华助中心等求助。

露易丝·格丽克,美国当代女诗人,美国桂冠诗人(2003-2004)。格丽克1968年出版处女诗集《头生子》,至今著有10余本诗集和一本诗随笔集。曾获普利策奖、全国书评界奖、美国诗人学院华莱士·斯蒂文斯奖、波林根奖等各种诗歌奖项。现居麻省剑桥,任教于耶鲁大学。2012年11月出版诗合集《诗1962-2012》。

两位专家教授通过网络陆续接诊,并对吉尔吉斯斯坦的受感染患者提出一对一的诊疗方案,截至13日,共为12位病患完成远程就诊。

中亚新疆商会为吉尔吉斯斯坦政府捐赠了30台呼吸机,同时为当地医院捐赠了10台呼吸机。对此,华助中心也积极出资与帮助。

“格丽克诗歌的中文译者,除了我和范静哗老师之外,还有金舟、周瓒、周琰、舒丹丹、李晖,近年还有几位。”翻译格丽克作品数量最多的中文译者柳向阳,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时,很谦逊地说,国内其他译者也作出了努力,一定要提到他们的名字。

与此同时,在中国侨联的关心和协调下,温州市留联会会长卢琼也向比什凯克华助中心发送了新冠肺炎防治的相关系列讲座视频和文稿,同时联系有新冠诊疗丰富经验的温州市新冠肺炎救治专家组副组长、温州市中心医院副院长蒋贤高和温州和平国际医院院长顾问、大内科主任张怀勤一同参与救助工作。

柳向阳觉得,《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这一本诗集,很能体现格丽克在诗歌创作上的成长。“这一本是把她最早的诗跟最晚的诗放在一起,对比非常强烈,早期的诗感觉是‘疼痛’的,后面会弱化一些;她慢慢找到了古希腊神话这个面罩,前面只是零散地用,后来就用得很老到、熟练了,前后的语言变化也非常明显”。

图为当地华人医生免费为侨胞们检测。

吉尔吉斯斯坦全称“吉尔吉斯共和国”,是一个位于中亚的内陆国家,比什凯克是其首都。据悉,自6月15日以来,当地疫情变得严重,目前已有多名侨胞感染。

在两个小时的沙龙活动中,蒋贤高针对性地解答了几十位侨胞的提问,对相关问题做了详细解析,并重点传授了轻症居家需要注意的问题。

被格丽克的诗作吸引后,柳向阳开始到处寻觅她的作品。网上很难搜到,柳向阳就去一家美国网站购买原版书。这些原版书从下单到寄到手,往往需要折腾大半年的时间。

柳向阳指出,格丽克早期被称为“后自白派”,但是又超越了自白派。“哪怕从人生层面来讲,格丽克都非常伟大。自白派几个大诗人都结束自己生命了,普拉斯、安妮·塞克斯顿,包括约翰·贝里曼都是这样子,很可惜。格丽克超越和克服了这些,成功把这些东西转化为艺术了,这真的非常伟大,对我们的人生也非常有启示”。

“困难面前,侨胞们表现出的正能量、团结和无私令人感动,这让我们感到骄傲。”杨彩平说,正是这种力量让侨胞们减轻了压力,看到了希望。“要感谢的人有太多。这些帮助让我们相信,纵有疫情,也没什么大问题,大家一定能够挺过去。”

策划编辑管鲲鹏:格丽克是一个“成长型诗人”

确定引进格丽克的作品,是管鲲鹏“偶遇一个好诗人的诗集”后的直观决定。当时的管鲲鹏正在为“沉默的经典”系列丛书组稿,打算寻找一些作品优秀但引进并不充分的诗人,在译者范静哗的推荐下,管鲲鹏“遇见”了露易丝·格丽克。看过作品后,管鲲鹏很受触动,后续的事情似乎变得顺理成章起来:联系正在翻译格丽克作品的译者柳向阳,向出版社提选题,就出版事项来回沟通打磨。

回归古希腊传统,在柳向阳看来是格丽克诗歌创作很珍贵的一大特质。“诗歌本身是跟现实比较遥远的,它表达的是我们理想方面、精神方面的追求,如果我们再去想这个东西有什么时代意义和好处,这就完全偏离了整个诗歌的本源意义。理想层面,我们肯定希望回归到非常伟大的传统和起点——希腊这个起点非常伟大,我们应该回归”。

“格丽克在美国读者相当多。她已经是桂冠诗人,得过普利策奖,是耶鲁青年诗人奖的评委,所以地位是非常高的。美国有蛮多关于她的研究著作,我翻译时也引用了蛮多。”

图为侨胞在华助中心领取防疫物资。

疫情下,吉尔吉斯斯坦的侨胞表现出的团结和凝聚力、以及与当地的守望相助令人动容。

在吉尔吉斯斯坦工作多年,杨彩平如今到了快退休的年纪。

杨彩平介绍,为协调侨胞能够入院治疗,吉尔吉斯斯坦当地的律师和翻译都尽心尽力,时时在侨胞群发送消息。

柳向阳表示,那会儿他希望出版格丽克的中文诗选,但对方不愿意出版“诗选”,而是希望《阿弗尔诺》《七个时期》等诗集一本一本完整地翻译出版——那时她的第11本诗集还没有出版。“即使在美国国内,格丽克几十年来也从未出版过一本诗选!2012年面世的《诗1962-2012》没有用‘诗全集’这个名称,也是已出版的11本诗集的合订本。她终于避免了被‘诗选’的命运!”

据介绍,当时有几位病人正处于恐惧之中,在专家连线就诊过程中忍不住落泪。

“很多侨胞都说,‘我们想回家。’”杨彩平告诉小侨,也有侨胞因发烧讲不出话,但还是写下来,“我想回家看看父母再死。”

而这种能力,在格丽克看来,对于诗歌创作是大有益处的。“我相信,我同样是在学习怎样写诗:不是要在写作中有一个自我被投射到意象中去,不是简单地允许意象的生产——不受心灵妨碍的生产,而是要用心灵探索这些意象的共鸣,将浅层的东西与深层分隔开来,选择深层的东西。”

图为杨彩平和中亚新疆商会工作人员去捐赠呼吸机。

当年较早翻译格丽克诗歌的译者柳向阳,以及将其诗作引入到国内出版的策划编辑管鲲鹏,日前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分享他们当初决定翻译、出版格丽克诗歌的缘由和经历,并深入诠释这位美国桂冠诗人的作品打动人心、给人启发之处。

翻译格丽克前,柳向阳刚做完罗伯特·佩恩·沃伦的诗歌研究论文,“算半个美国诗歌研究者”。在翻译了一些作品后,柳向阳和格丽克本人取得联系。

“每当这时候,我就说不出话。”杨彩平说,华助中心也尽可能联络各种渠道,帮助大家。

中文译者柳向阳:格丽克如“毛毛虫变蝴蝶”般一直超越自己

格丽克获诺奖,名字为很多中国读者所知。柳向阳觉得,大家若能因此去翻一翻她的诗歌,这也是好事情。同时,他提到,还有一些“冷门”诗人,比如他翻译的杰克·吉尔伯特,在美国算边缘冷门诗人,但翻译后国内读者会惊呼:“美国还有这么好的诗人?我都没听说过。”

从开始翻译格丽克的诗,到中文版本正式出版,柳向阳前后花了10余年时间。

“祖国亲人没有忘记我们。”

杨彩平坦言,疫情下,她和华助中心的同事们在与生病侨胞沟通的过程中常常哽咽。

在医疗系统已满负荷的情况下,当地侨胞怎么样了?近日,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华助中心主任杨彩平向小侨讲述了大家的境况。

“在彷惶无助的时候,祖国亲人没有忘记我们。”杨彩平说,经过医疗专家组的一对一问诊和指导,重症患者均已开始好转;华助中心也及时把沙龙活动内容整理,转发给更多侨胞,目前侨胞们的心态已经稳定下来。

“毛毛虫变蝴蝶。”柳向阳如是形容格丽克持续超越和克服自我的人生。

格丽克曾说:“心理分析教会我思考,教会我用我的思想倾向去反对我的想法中清晰表达出来的部分,教我使用怀疑去检查我自己的话,发现躲避和删除。它给我一项智力任务,能够将瘫痪——这是自我怀疑的极端形式——转化为洞察力。”

之后读到格丽克的《幻想》,“仅仅两行,已经让我震惊——震惊于她的疼痛。‘我要告诉你件事情:每天/人都在死亡。而这只是个开头。’露易丝·格丽克的诗像锥子扎人。扎在心上。她的诗作大多是关于死、生、爱、性,而死亡居于核心。经常像是宣言或论断,不容置疑。”

谈起在海外的日子,杨彩平说有心酸、有苦涩。疫情下,他的丈夫也感染新冠病毒。但她说,自己还是会一步步走下去,“希望把比什凯克华助中心做成海外侨团的标杆,以此带动全世界更多的侨团,为侨胞打造温暖之家。”

据杨彩平介绍,比什凯克华助中心帮扶对象包括全吉尔吉斯斯坦的侨胞。当地侨胞大多从事贸易相关行业,不少人工作地点都在市场。疫情严重后,侨胞们纷纷停下了手中工作,选择居家。

在当地的华人医生们,在侨胞群里时常提醒大家,不要乱吃药;有的华人医生,还就侨胞防疫、侨团帮助抗疫等给出建议。

图为当地华人医生在为侨胞配药。

此外,在安排对接医疗资源后,温州市留联会还准备了2000包中草药,快递寄往吉尔吉斯斯坦驰援侨胞。

出版“冷门作者”的诗集并不容易。尽管早已获得普利策奖、美国“桂冠诗人”等闪耀荣誉,露易丝·格丽克在中国的认知度很低。“像这种读者没有产生期待的诗人,你把她弄过来,就是给出版社找事。”管鲲鹏觉得,最大的困难是要过自己这一关。

就和10余年前默默翻译不被市场看好的格丽克诗作一样,柳向阳的心态一如既往——“没关系,我自己喜欢,自己天天做这个事情。”

杨彩平介绍,疫情下,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及时向侨胞们发放了健康包等防疫物资。使馆工作人员几乎周末都不休息,在夜里也时常沟通,为侨胞等提供帮助。

管鲲鹏笃信,格丽克的诗是好东西,要出版,但出版社的经济效益同样需要考量。“明白的人会知道这个东西好,但是别说挣钱,能保本就不错,甚至可能直接给公司带来经济损失。”尽管担心销量,但管鲲鹏不忍心放过。“这种明知亏本的事得干,也得让大家觉得好歹有个指望,尽量降低成本。”好在大家十分配合,《月光的合金》《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收录了格丽克当时的几乎全部诗集。

2016年5月,世纪文景“沉默的经典”系列第二辑推出露易丝·格丽克《月光的合金》《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中译本,这是其作品的首度引进。作为丛书策划编辑,管鲲鹏形容当时的出版过程是“周折但不麻烦”。

在管鲲鹏看来,格丽克是一个“成长型诗人”。早期作品中充满了尖锐、激烈和情绪的张力,后期则加入了明亮和温暖的事物,层次也随之丰富起来。在2009年出版的诗集《村居生活》之后,过去诗歌中“个体情绪抓住不放的劲”突然被放下,视野变得开阔。“写得很开阔很明亮,就好像我跟这个世界和解了,我跟自己也和解了。句子忽然间变得很长,比较平淡,但你读了之后会觉得这也非常好”。

目前国内出版的格丽克作品,是由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引进推出的《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月光的合金》,以及宜昌新诗学会于2015年出版的《露易丝·格丽克诗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