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议员国安法将使社会氛围改善落地时机已成熟

(原标题:何君尧:港区国安法将使社会氛围大为改善?“23条立法”落地时机已成熟)

港区国安法6月30日晚正式刊宪生效,舆论普遍认为“一国两制”将在香港翻开全新一页。此前一直呼吁推动“23条立法”的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7月1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港区国安法实施后,“揽炒派”“纵暴派”受到极大震慑,整体社会氛围将大为改善,因此他认为现在让“23条立法”落地的时机已非常成熟。

驻港国安公署依法逮捕犯罪嫌疑人并押解至内地不违反基本法

驻港国安公署办理案件适用内地刑事诉讼法不违反基本法

与很多法律界和学界人士一样,何君尧认为港区国安法“软硬两手都兼顾”:“法律本身一定是要够强硬的,因为它就是要处理非常特殊且棘手的国安案件。同时,港区国安法宽容的一面体现在不溯及过往,尊重香港的普通法原则以及对人权的保障。”

30日晚刊宪公布的港区国安法第二章第七条明确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当尽早完成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规定的维护国家安全立法,完善相关法律。”从今年2月起,何君尧发起要求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尽快立法的街头签名活动,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已经收到超过210万的签名,“民意基础是明摆着的。”何君尧认为,完成基本法框架下的国安立法是特区的宪制责任,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尤其是港区国安法实施后,“揽炒派”“纵暴派”受到极大震慑,整体社会氛围将大为改善,因此他认为现在让“23条立法”落地的时机已非常成熟,“建议以2003年的‘23条立法’草案为基础进行适当的调整,来适应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港区国安立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可与全国其他地区的司法机关通过协商依法进行司法方面的联系和相互提供协助。”香港基本法第95条规定了香港特区与全国其他地区司法机关之间的司法协助,包括区际刑事司法协助。

延伸阅读 媒体:北京石景山万达现1例疑似新冠患者 去过餐馆 北京昨天唯一新增病例为新发地市场工作人员 2名病例隐瞒去过新发地、隔离期超范围活动被调查

驻港国安公署行使执法权不会侵犯香港居民合法权益

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指出,香港国安法是实体法、程序法和组织法的有机结合,立法十分严谨,程序性条款很多,遵循现代法治原则,兼顾两制差异。法律中规定了罪刑法定、无罪推定等原则,明确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应得到充分保障。香港国安法惩治的是极少数犯罪分子,保护的是绝大多数守法市民。

法律专家就此分析指出,基本法第18条规定的是全国性法律完整地、普遍地适用于香港特区的情况,包括实施范围是整个香港特区,实施主体主要是香港特区,适用情形不受限制,适用对象是香港特区所有人。而根据香港国安法规定,驻港国安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办理的案件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和其他有关法律,实施主体是驻港国安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适用情形不是所有的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而是严格限定于香港国安法规定的三类特定情况,适用对象客观上也限制在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不是针对香港特区所有人。因此,不存在抵触香港基本法第18条的问题。

从活动内容看,刑事司法协助主要是司法领域的合作,而驻港国安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对香港特区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是包括立案侦查、审查起诉、审判和执行刑罚等所有环节的全流程管辖。

从程序上讲,《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对在刑事诉讼程序中保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证人以及其他相关人士的权利均作了明确、具体的规定。驻港国安公署将严格按照香港国安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开展有关工作,并依法接受国家监察机关监督。之所以作出如此严格的规定,就是要确保驻港国安公署行使执法权不会侵犯香港居民合法权益。

为庆祝香港回归23周年和港区国安法实施,1日,何君尧和钟镇涛、邝美云、霍启刚等香港知名人士乘坐巴士花车巡游,与香港市民互动。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今年七一和往年相比,最大的感受就是“振奋人心”,“我能看到大部分市民都是雀跃开心的,虽然仍有些黑暴死硬派冥顽不化,拿‘港独’旗帜出来以身试法,但我相信警方和相关执法单位一定能够有效处理。”他同时认为,有了港区国安法的保障,相信香港在疫情之后的经济复苏也是大有希望的。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副教授田飞龙指出,从实操层面看,驻港国安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办理的案件,其立案侦查、审查起诉、审判和刑罚的执行等诉讼程序的绝大部分在内地完成,适用全国性法律也是理所应当。

从活动主体看,区际刑事司法协助发生在法律地位平等的主体之间,而驻港国安公署根据香港国安法第55条进行执法,是代表中央政府在港行使管辖权,与特区并非平等的主体。

庞星火表示,当前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稳向好,但是风险依然存在,再次提醒大家,不能放松警惕、掉以轻心,要坚持做好个人防护,不参加聚餐、聚会等聚集性活动,公共场所要规范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出现不适症状要全程做好防护,及时就医,不能带病外出参加活动。集中或居家隔离人员必须严格遵守隔离要求,禁止外出,禁止参加跨房间跨家庭跨院落的聚集性活动,出现任何不适都要及时报告,规范就医。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如诊所、门诊部、医务室、保健室、卫生站等如接诊了有关联症状的患者要及时报告疾控中心并向医院转诊。单位和个人要落实各自防控责任,避免疫情的传播。

据北京市卫健委消息,6月11日0时至7月1日24时,北京市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329例,在院325例,治愈出院4例。尚在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28例;无新增报告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

另据资料显示,刘宏武,男,汉族,1966年12月生,湖北长阳人,现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候补委员,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自治区党委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兼)。据悉,自1993年起,刘宏武曾先后在广西北海市、贺州市等地及广西壮族自治区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任职。(完)

两者的区别体现在几个方面——

专家指出,驻港国安公署管辖的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中,将犯罪嫌疑人逮捕并押解至内地,与基本法第95条规定的情形不同。从行为本质看,刑事司法协助是协助或代为履行一定的刑事诉讼程序或刑事实体权利的活动,本质上是两个平等主体间的相互合作关系,是基于对方请求而给予的帮助。驻港国安公署按香港国安法规定在香港特区进行执法,是独立的,并不依赖于香港特区提供协助和便利。

香港国安法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应当尊重和保障人权。专家指出,驻港国安公署在对相关案件进行管辖时,定将充分保障香港居民根据香港基本法和两个相关国际人权公约适用于香港的有关规定享有的包括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在内的权利和自由。

相关推荐 香港开启“一国两制”新征程 香港保安局局长:不要以身试法 不要尝试测试底线 香港举行酒会庆祝回归祖国23周年

从权力行使依据看,刑事司法协助的主要依据是基于双方合意的有关协定或实践惯例,而驻港国安公署根据香港国安法第55条进行执法,主要是基于中央在特定情形下对香港特区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管辖权,体现了中央与地方在管辖权上的划分。

今年6月24日,经中共中央批准,曾欣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委员、常委;自治区党委常委会研究决定,曾欣任自治区党委政法委书记,黄世勇任自治区政府党组成员,不再担任政法委书记职务。

根据香港国安法规定,驻港国安公署在香港特区办理有关案件的立案侦查、审查起诉、审判和刑罚的执行等诉讼程序事宜,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规定。根据香港基本法第18条规定,全国性法律列入附件三,才在香港特区实施。驻港国安公署执法时直接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是否违反基本法规定?

田飞龙指出,中央和香港特区的两个执法司法主体依照各自的法律开展执法和司法活动,各自形成一个闭环,职责分工和案件管辖划分清晰,又形成一定的互补、协作、配合关系,从而共同构建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制度和机制体系,与基本法第95条规定是两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