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四代家传“妆糕人”指尖艺术初心不变

中新网泉州6月24日电 (孙虹 吴冠标)一双巧手、五彩面团,搓、捏、团、挑、揉、压、按、擦、拨……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过后,惟妙惟肖的“孙悟空”出现在张明铁的手上。有趣的是,“孙悟空”的脸上还戴上了“口罩”。

位于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区双阳镇前洋社区张厝村的家中,张明铁的一个大木箱十分醒目,箱子上用红色油漆写着“泉州市非遗传承人”“妆糕人”“民间传统手艺”等大字,还留下了联系方式。

“只要能把网格在脑海中构成一幅画,像地图一样,就没问题了。”村主任的一席话,让吴贤艳慢慢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2017年10月,学旅游管理专业的吴贤艳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通过公开招考进入加榜梯田景区管理委员会工作。2019年3月,她被抽调到加榜乡加车村脱贫攻坚指挥所,当起了一名扶贫网格员。

看着越来越好的村容村貌,吴贤艳也觉得累有所值、未来可期。“我们是一个旅游村寨,听景区管委会同事说,5月1日来了100多辆车、差不多500多位游客的样子。村民经营的有民宿、餐馆,肯定能从中持续增收。”

就在5月1日这个不少人放松休息的时刻,因为要做好迎接2019年度脱贫攻坚成效考核的准备,她早上五点半就到村里集合了。

经过科学的研制和配方,新一代“妆糕人”在质感、外观、造型、保存期上已明显优于传统,保存期从最多一个月延长到好几年,外观进一步精细化,从粗犷的手工制品“进化”为手工艺术品。

吴贤艳负责的网格包含51户227人,绝大多数是苗族,上了年纪的老人只会说苗话。起初,由于语言障碍等原因,她感到很迷茫,不知道工作从何处着手。

“一开始,是没得选;到后来,是不放弃。”张明铁告诉记者,这门手艺百年祖传,从他记事起,就跟着爷爷、父亲走街串巷;如今,父亲和他都是“泉州妆糕人制作技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他的儿子张剑雯也担起了传承“妆糕人”制作技艺的重任。

“整个上午都在对照问题,一项一项进行整改后的回访。”吴贤艳说,目前人居环境整治还存在一些小瑕疵,室外问题不大,室内要教老百姓做一些卫生,包括折叠被子、物件摆放等。

据了解,从江县是贵州省9个未摘帽的深度贫困县之一。从去年3月起,像吴贤艳一样,近1500名扶贫网格员就下沉一线,其中很多是参加工作一两年的年轻人。他们正在用一步一个脚印,为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奉献青春力量。

掌握片区每一户、每一人的情况,是个细致活和苦差事。为了尽快做到底数清,吴贤艳经常不分白天黑夜地走访,在收集社情民意的同时,也不忘学习扶贫相关政策和业务知识。

近年来,张明铁走进闽南师范附小、双阳第二中心幼儿园、双阳中心幼儿园、罗溪青少年实践中心,开课教学,每周一次。自2015年起,他每年被邀请到洛江区中小学生综合实践基地给孩子们上“妆糕人”制作课。

今年来,很多民俗活动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被取消,张明铁在家也没闲着。“几个月来不断琢磨孩子们的喜好,制作了一些新作品,相信‘妆糕人’很快就能和孩子们见面。”

这个深受背包客青睐的“打卡地”,位于贵州省从江县西部月亮山腹地的加榜乡,总面积近一万亩,常年云雾缭绕,被誉为中国最美的梯田之一。

“我们这一行几乎是满泉州跑的,哪里热闹就去哪里,经常早上三四点就要起床,有时候卖得晚了没法回家将就着睡,非常辛苦,但收入不算特别低,基本能够维持生计。”张明铁说,一边“摆摊”、一边创作,才是常态。

今年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吴贤艳明显感觉更忙了。在她的网格里,还有6户25人没有脱贫,其中一个73岁的五保户让她最牵挂。

说起“妆糕人”,张明铁如数家珍。“妆糕人”源于古代中原的“捏面人”,以粮食为主要创作原料,常见于节庆活动,为节俗增添欢乐气氛。在泉州、台湾等地,“妆糕人”又叫“米稞雕”“糯米尬仔”等。

在他看来,“非遗进校园”让孩子们在课堂上认识“妆糕人”,学习制作技艺,为“妆糕人”制作技艺传承种下希望的种子;孩子们根据自己的想象力,塑造出小猪佩奇、海绵宝宝、皮卡丘等各种各样造型的“妆糕人”,为这一传统手艺增添了活力和希望。

作为“非遗”传承人,张明铁还多次赴澳大利亚、菲律宾、印尼等国家进行文化交流。“我终于做到父亲所说的‘走出国门’,让泉州‘妆糕人’艺术传播更远。”张明铁说。(完)

让张明铁欣慰的是,泉州早在2004年就着手实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妆糕人”由此得到重视、逐渐复苏,并先后被列入区级、市级和省级非遗保护名录。为了保护和传承“妆糕人”制作技艺,洛江区也经常组织艺人参加各种文化活动、旅游推介活动,提升“妆糕人”的影响力和社会价值。

张明铁到学校为孩子们教授“妆糕人”制作技艺。张艺欣 摄

“妆糕人”的人物造型惟妙惟肖。陈明理 摄

张明铁所在的张厝村,早年家家户户都做“妆糕人”,是名副其实的“糕人村”。慢慢地,因为收入微薄,张厝人大多放弃了祖传手艺,另谋出路,只剩下张明铁一家始终坚守。

“加榜梯田的核心区就在我负责的网格。”吴贤艳说。身份的转变,让她在欣赏梯田风光之外,开始更关注那些散落其间的吊脚楼以及住在里面的人。

“他有特困供养金,一个月885元,能达到脱贫标准。但前段时间去,看到他用自来水还在外面接,就掏钱买了水管,帮他接到了家里。”吴贤艳笑着说,过几天,还要再去检查一下,怕时间长了,水管脱落。

“家中几口人、有无工作、是否患病……”现在,随便挑一户介绍,吴贤艳都了如指掌。而从上报各种资料到收缴医疗保险,甚至帮缺少劳动力的农户家插秧打谷……每一项琐碎的事务,她都在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