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昌百年古树演绎“胸有成竹”奇景

随着气温的升高,竹笋开始大量冒出土层。

3月18日,张树华从昆明向武汉发报,报文就是由韩先荣打印的,可是这次她没有进行电文的翻译工作,因为张树华是明文发报。“以前电文涉及机密,多用电码,现在电报更多是纪念意义,已经无须保密。”韩先荣说。

伴随着复印机、移动电话、互联网的出现,电报的长时间留存优势再次丧失,电报业务持续衰减。武汉的电报营业厅在2007年全部关闭,仅在洪山广场电信营业厅接收电报。电报尽管少,但只要全国部分省份还在发报,韩先荣就在坚守。她现在主要从事售后服务。曾经24小时的值班制度也早已取消。

治理“牛皮癣”需多管齐下

韩先荣养成了两个习惯:一是严格保守电报内容;二是快速发出电报并记录时间,因为电报可能成为司法事务中的证据。

百年老树中生长着一根长势良好的毛竹

现在,武汉每年接收电报的数量不足10份,可是电报服务依然在坚持。

由于电报中有水情电报、献血电报、金融电报等事关城市安全、人民生命健康与金融情况变化等重要信息,电报收发、派送工作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普通电报从发出到纸质版送到接收人手中仅6小时,加急电报更短,两小时完成全部工作。尽管那时候,电报派送员需要骑着自行车穿梭于大街小巷送报。

韩先荣在展示如何翻译电报

视频显示,该男子一边沿着酒吧外墙走,一边拿利刃猛砸窗户玻璃,只听见此起彼伏的“咚咚”声。直到一位平民英雄张开双臂朝他飞扑过去,将其撂倒在地,这场闹剧才得以收场。酒吧老板基斯哈吉斯(Keith Haggis)称:“他只不过是被人占了椅子就开始发狂,还好很快就有人出手制止。”

“电报的没落是技术的没落,我们怀念,但是并不伤感。”韩先荣说,因为技术的发展,让人们生活得更加便捷。

当然除了这株奇特的古树,目前东源村还有100多株古树。大家可以去看看哦!

如今,古树、毛竹、竹笋的长势都非常好,它们之间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良好的共生关系。

即便如此,乐中华和周致强依旧严谨。张树华发送的电报,到达武汉后,是接收人袁先生请人代收的,乐中华为了确认代收人与袁先生的关系,甚至找到了代收人的公司。送报一定要送到接收人手上,这是电报派送员的基本工作要求。

使得其与古树能够更加和谐生长

这不,在遂昌县应村乡东源村高山自然村,一棵百年老树中,不仅共生着一根长势良好的毛竹,最近居然又新长出了一根笋。

“以前,无论是企业还是居民区,收发室除了信件就是电报。”可是近些年,当乐中华和周致强前往送报时,在收发室工作的年轻人对于电报已经难以置信,反复确认电报是不是快递。

到底怎么回事呢?一起去现场看看~

一本1983年3月出版的《标准电码本》,一份写着数字的白纸,50岁的韩先荣完成了电文的译出。

环卫小哥卜俊南说,平时画一面墙大概要20分钟,半个小时左右。

1991年,韩先荣参加工作,见证了电报的衰落。那时,固定电话渐渐流行,使用电报的人开始减少,可是并不明显。因为电报的收发送达时间都有记录,具有一定法律效应,人们在商业中应用电报,留下痕迹。

上世纪80年代是武汉电报业的鼎盛时期。1988年,武汉市创下月处理电报600万份的纪录,城区内电报投送点的投递员超过200名。

55岁的乐中华和周致强至今还在派送电报,这也是武汉现在仅有的两个送报员。张树华的电报就是由他们派送,周致强开车,乐中华依据地址寻找接收人。由于武汉现在每年电报接收量不足10份,他们的主要工作也变成了后台支持,电报派送仅仅是兼职而已。

视频显示,这名男子一边走一边用一把看起来像是刀的东西敲打窗户

而在竹笋的后方,一根已有成人拳头粗的毛竹在洞内茁壮成长。这根毛竹从根部往上有1米多高的竹干是在古树内,其余部分的竹干和枝叶则通过树身另一侧洞口“蹿”到了树外,与古树相依偎。

昨天,本报07版刊发了《昆明到武汉 一份电报走了15天》,引发读者极大关注。武汉目前电报业务状况如何?从业人员如何接收、送达电报?记者进行了追踪采访。 在武汉,洪山广场营业厅承担着湖北省最后的接收电报工作,韩先荣则是唯一的电报接收员,发报工作已在约10年前停止。

该知名酒吧2018年刚经历过翻新,却因这番暴行不得不更换受损的窗户玻璃。 默西塞德郡的警方发言人表示,发狂男子已因涉嫌刑事损害和持有锋利物件遭到逮捕,这起事故中只有酒吧窗户受损,没有人员受伤。(实习编译:胡菀恬 审稿:朱盈库)

用自己的勤劳和智慧,不仅遮住了“牛皮癣”,还美化了环境,成了一道风景线,为这位环卫小哥的创意点赞。

该公司的老板基思·哈吉斯(Keith Haggis)说,被锁定的窗户将更换

当地村民说,洞内的毛竹是在2013年长出来的,而竹笋是近段时间才发现的。

近日,重庆九龙坡区出现了一位现实版“神笔马良”——环卫小哥卜俊南在顽固的“牛皮癣”墙体上作画,让其变成了一幅幅令人点赞的风景画。

据林业部门相关工作人员介绍,这棵“胸有成竹”的古树名为南方红豆杉,胸围4.12米,树高约26米,树龄超两百多年。在没有毛竹前,此树树兜就已经空了,所以在周边毛竹林的竹鞭经过树底时,竹笋就会发芽,并凭借着自身的向阳性顺着树身洞口“蹿”出来。

古树是一颗南方红豆杉

收发电报28年最多一天400份

4月18日,记者在查看一份全电码电报时,韩先荣依然首先用手指遮住记录接收人地址的信息编码,尽管对于电码,记者一无所知。

电报从发报方向接报方传输,传输过来的大多是一串数字,韩先荣接收数字,通过《标准电码本》翻译出文字,打印出报文内容,装到信封中,交给电报派送员。从1991年从事电报工作起,韩先荣收发电报28年,198页的《标准电码本》不能说全部记住,但是常见字的编码,已经不需要查询,这也是电报需求量大时练就的本领,韩先荣一天可以收发电报至多400份。

经常被误认为是“快递小哥”

接收员依然注重保护隐私

九龙坡区环卫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这种以画覆盖“牛皮癣”的方式,创意且环保,他们将考虑推广,好的办法都值得推广。维护城市环境,管理“牛皮癣”,还需多管齐下,开拓思路。

这棵“胸有成竹”的古树树兜已经成空心状,一根长约60厘米的竹笋似一名守门员“站”在树洞口。有心的村民还主动用竹棍和布条对竹笋进行固定,帮助它改变生长方向,使得其与古树能够更加和谐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