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口罩热点炒作股价股东减持敏感期的国立科技收关注函要求说明口罩熔喷布的聚丙烯原材料具体情况

随着疫情的持续影响,“口罩概念股”成为今年的热门板块。一些上市股价如坐上火箭,短时间翻了不止一倍,如道恩股份(002838,股吧)、泰达股份(000652,股吧)等等。但有一些上市公司通过信批或互动易平台消息的透露,只要与口罩沾边的公司股价也或多或少都有所表现。

国立科技(300716,股吧)就是其中一家,公司股价近期收获三连板,3月6日收报12.43元/股,5天内股价暴增40%。为何股价如此爆发?原因是国立科技于3月2日在互动平台答复投资者时表示,公司目前在研发聚丙烯熔喷料相关产品,后续将依据市场情况决定是否量产。3月5日,公司表示目前已研发用于口罩熔喷布的聚丙烯原材料,不过尚未量产。

李剑威:在目前环境下面,投后管理是最关键的,尤其是过去这些天,我们花很多时间去跟每个公司交流,问他们目前受影响程度,另外现金流能维持多久。目前看来,因为我们的投资方向主要还是以技术为主,所以受影响面积还比较小。绝大部分公司都有6到12月的现金储备,甚至更长,业务会受一些影响,比如说有大量美国客户的公司,因为美国现在不能签证,部分业务估计需要到5月份才能够重启,但公司的现金还能支持24个月。募资方面,很多约好的潜在LP由于不能够见面,相关的会议都推到3月份之后,我们先把投后管理和投资的工作做好。

王浩:目前来看,受疫情影响,投资机构出资节奏势必放缓,短期内也会改变投资机构的风险偏好。超级头部公司有较强的规模和品牌优势以及较深的护城河,一部分资金会加速向各行业头部公司聚集。但是市场空间大、成长性好的企业还是会继续吸引投资机构的青睐。

听听他们是如何看待疫情对创投圈的影响。

同样的,协同办公软件的利好也很明显,但从目前来看更多的还是用户培育的过程,在线视频会议这样的特定需求显得非常迫切,但长期来看办公场景的模糊化,不同行业个性化的需求不断深化,协同办公软件将会迎来一个快速发展期。

姜皓天:如果企业的业务模式受影响比较大的话,就很危险。因为现在来看,Q1本来就是大多数行业的淡季,很多公司的年度盈利中,Q1都是亏损的,现在又直接把收入抹掉了,等于净亏三个月的现金流,这就比较要命了。

王浩:我对创业者的建议是,2020年中你不是在融资就是在去融资的路上, 疫情的影响将会导致融资的周期更久,所以对待融资难度要有清醒的认识,对待现金流要有审慎的预判。所以企业仅保证6个月的现金流储存是不够的,应对2020年的危机要有更多的预案。从短期来看,对于靠赚现金流生意的行业将会冲击非常明显,比如餐饮、交通、旅游、线下教育等。

创业邦:在您看来,2020 年会是抄底的好机会吗?

第二,项目本身就没有一个公允的价格,你说A轮以前大家的估值都差不多,比如这个市场好了,大家都按2000美金算,市场不好,你说这中间哪个算合理,我也不好说,无非就是说,因为它是一个有限的参与者,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拿钱的人愿意拿,给钱的愿意给,交易就发生了。

深交所也注意到这一情况,3月8日,深交所下发了关于对广东国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要求公司核实并说明研发用于口罩熔喷布的聚丙烯原材料的基本情况,以及公司是否具备相关生产能力、是否具有原材料采购渠道、是否需取得相关生产资质。

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说明公司研发用于口罩熔喷布的聚丙烯原材料的基本情况包括但不限于研发起始时间、投入规模、人员数量、研发进展等,以及公司是否具备用于口罩熔喷布的聚丙烯生产能力、是否具有生产聚丙烯所必需的生产设备、厂房、技术、原材料采购渠道,是否需取得相关生产资质及其获取情况,结合上述情况说明相关业务对公司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的影响,并提示相关风险。

这四位投资人均为投资领域的老将,平均投资年限均超过15年,穿越多个逆行周期。他们创办新基金前均就职于一线投资机构,在医疗健康、在线教育、消费升级、企业服务、金融科技等热门赛道都有过成功案例。

比如视频会议,2月3号开工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在线视频会议系统都宕机了,因为需求实在是太大;疫情结束之后业务量会有回落,但是在线办公、视频会议的渗透率会明显上升。

姜皓天:因为面对面沟通问题,加上企业第一季度数据很难作为判断依据,我觉得投资节奏会放慢,对投资的权重也会有影响,比如以前市场特别热的时候,你会更在意它的故事讲得有多大,或者说潜在的可能性有多大,你可以对风险有更高的忍受能力。但是市场不好的时候,对于风险可能就看得更重,对于故事,特别是那种5年后的故事,你可能就想我先不想那么多,先看眼前这一两年,企业是不是能较快地实现盈利,实现现金流为正,是否能够保持增长。

许小林:我们现在并没有做明确的策略调整。我觉得现在在疫情发展中就急于去做调整,现在看来还为时尚早。

王浩:我们不会因此而放慢投资的节奏,短期对经济和企业的冲击会比较大,我们更看重长期的趋势。我们所接触的企业中目前受疫情的影响不大,这也是我们对项目判断和行业研究的结果,我们还是看中AI、大数据等技术赋能传统行业的项目,这本来就是大势所趋,疫情反而是加快了这些优秀企业的成长。

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服务机器人临危受命,帮了大忙。除此以外,人工智能客服、RPA流程自动化等软件形式的机器人,在协助人们自动执行企业流程中大量重复和规则明确的工作任务,在取代人力工作、提高办公效率、促进业务在线方面也有需求扩张的趋势。同时,更多企业主也会意识到人群聚集、地点依赖的的工作方式可能带来的巨大风险和高昂成本,并将生产思路向机器替代人工的业务模式倾斜。

李剑威:疫情对于大部分创业公司来说,包括投资机构,都是一个挑战;但是对于特定行业,尤其是视频会议,在线办公或者在线教育,这是一个新的机会。

创业邦:就您看来,小基金是否将面临新一轮淘汰潮?头部投资机构的优势将更加凸显?

值得注意的是,在2月24日国立科技披露了一则股东减持计划:公司股东东莞市盛和伟业投资有限公司计划在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2%的公司股份。

姜皓天:我觉得说基本上没有几个行业是能够在这次疫情中受正面影响的,只不过受影响的程度不一样。像电商、在线教育、游戏,这些是短期利好,但因为他们各自所受到的一些制约和限制,其实维持不了多久。

组织在线和业务在线包括云计算、在线沟通协作、基于云的SaaS业务系统等各种广义的在线业务,这可能成为疫情催生的长期利好的最大受益者。灵活用工包含很多不同的商业模式,比如劳务派遣、兼职平台、零工平台、远程工作等。在将来,人才的灵活用工,和生产的柔性快反供应链一起,会成为两大生产要素的越来越重要的高级配置形式。

姜皓天:我觉得我的市场就是一级市场,很难叫所谓的抄底。

李剑威:这次疫情可能超出了绝大部分人的想象。无论对心理上的冲击,还是实质业务上的冲击都很大。而对基金本身来说,作为以轻资产人力资本比较密集的行业,远程办公对我们的内部工作效率没有太多影响,对外部来说,由于跟那些潜在的投资标的不能见面,投资节奏也会降低下来。对于大部分项目来说的估值可能会有一点压力,投资人会更关注1到2年以内的现金流情况。对于投资策略来说,我们还是会专注机器人、AI、企业服务、大数据在行业里面的落地应用,总体策略不会有太大变化。

许小林:非典的时候的周期长很多,那个时候一个是拖的战线比较长,我们在国际社会的应对也不如今天这么从容。主观的判断,我反倒觉得今天影响的时间周期,以及总体的影响并不一定比非典大,但是大家感觉到差别是因为在非典的时候,我们的GDP是在10%,现在GDP6%都觉得很难。另外非典的时候,我们还没有跟美国之间竞争的那么直接,现在我们是属于一个特殊的中美竞争的时候,所以大家在感觉上会将这些放大。

她说,“但这绝对是将来值得关注的一点。”

李剑威:在一些格局比较清晰的领域,疫情可能会使得小公司更加困难,这对头部公司是利好。但是通常在我们所关注的阶段(A/B轮),这个领域大概率还没有明确的市场格局,而我们选中的标的,市场未必认为这是头部公司,但是我们看到他们结构性的成长窗口,这才是风险投资的价值所在。

许小林为建银国际医疗基金创始人,曾筹建中国第一只人民币医疗产业基金,他创办的华盖资本偏好领投,重点布局医疗、TMT和文化产业三大板块,曾早期投资复宏汉霖、数坤科技、老虎证券等。

另外从资金使用配置的角度,也有不少资方会在超级头部和黑马机构各自配置一定的比例,以降低风险和获取最佳收益。因此,相当一部分资金会继续向超级头部机构聚拢,但也会有一部分资金更青睐于一些黑马机构。

创业邦:2020年,企业融资会更加困难吗?

许小林:即使没有疫情,线上本身也有它的价值。但因为教育有很多非标准化的东西,而且很多跟应试相关,在线教育的效果不是立马能显现的,这些特点决定了我们很多时候单纯地通过线上,通过标准化,通过所谓的价格成本的优势,很难凸显出来,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讲,互联网线上对教育和医疗行业的影响,并不像其他行业渗透得那么快,跟这些行业的特性是有关系的。

但是对其他行业偏重线下的企业肯定会受很大影响,所以对这一类项目我们的投资肯定会相对慎重。另外对投后的项目来讲,现在肯定就是保生存。目前很多城市或地区都出台了很多针对创业企业的扶持政策,我们最近在联系这些企业,让他们做好现金流管理工作,尽可能去拿一些特殊时期的政策来维持企业的发展。

李剑威:我觉得是很有可能的,尤其上半年早期公司的融资难度很大。正常的市场环境下面,在研发阶段的公司如果有好的团队背景、好的方向加上一个产品的原型能有机会融到钱。但在目前的环境下,还处于产品早期研发阶段的公司,由于短期内没有现金流入,融资会变得比以前困难。姜皓天:我觉得3月份是没戏了,4月份也不太好说。如果你是打算一季度去跟投资人融资,或者去募资,我觉得受影响会比较大,除非你们已经是进入到比较后期了,比如去年就谈得比较后期了,这样可能还会好一些,否则基本上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当然也不是百分之百,比如熟悉的连续创业者可能会好一些,这样沟通就省掉了对人的判断,而这些是高度依赖线下的。

创业邦:在疫情之下,您还看到了哪些新趋势?是否会提前布局?

一方面,实地尽调、访谈等无法通过线上工作完全替代的操作流程,会对投资机构短期内的募资活动造成不利影响。另一方面,疫情所致的出资节奏放缓以及资金压力需要较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这对于一些在上一年度募资并不顺利的中小机构无疑是雪上加霜。此背景下,将会加速机构的洗牌和分化现象,2020年对中小型基金管理机构将会引发一波退出潮。

因为首先你看一个公司,肯定要看它长期,也就是未来5~7年的发展结果,你今天去投它的所谓的价格和估值,其实高点、低点不关键,关键在于它5~7年之后是不是能变成一家成功的企业。

头部机构综合实力较强,受疫情的影响相对少,规模和品牌优势依然突出,长期深受投资人的重视。但对于我们元创这样有一定特色和优势的黑马机构来说也有很多机会,黑马创投规模小,但也更聚焦,走垂直深耕路线,运作灵活,尤其是一些具备优秀业绩的资深投资人二次创业的黑马机构,也是资金偏好的一种类型。

创业邦:疫情之下,在线教育、协同办公软件、文娱等相关数据都在几何倍数增长,对于这些企业来说,真能迎来新机会吗?

据报道,通古拉瓦火山是厄瓜多尔最活跃的火山之一。该火山位于厄瓜多尔首都基多以南约85英里的安第斯山脉,1999年的火山活动导致附近社区的25000人撤离。大约3000年前,通古拉瓦火山的一次喷发,造成了该火山锥西翼的局部塌陷。

王浩曾为景林投资管理合伙人,投资了美团点评、滴滴、Bilibili、孩子王等百亿美元超级独角兽,其创办的元创资本成立2年便迎来工业互联网第一股“摩贝”在纳斯达克敲钟。元创资本两年时间,投了盘子女人坊、摩贝、乂学教育等多个优质项目。

希基说:“岩浆供应是可能导致火山侧翼不稳定的众多因素之一,因此,尽管存在可能发生侧翼崩溃的风险,但这些自然系统的不确定性也意味着它可能保持稳定。”

李剑威:我们关注机器人、5G、自动化技术、云计算和企业服务、产业互联网等几个领域,业务的在线化和智能化,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趋势,疫情作为一次短期事件,作为催化剂加速了特定行业的发展。我们会重点关注由于疫情而长期收益的公司,有些我们长期跟踪的潜在标的在过去几周里面,业务量都有几倍的增长,而且订单已经排到年底。

此外,在线办公是个刚需,但问题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收钱的,你没法将目前的增长转化为短期的收入,而用户增长带来的带宽问题又使他们的服务器成本增大,所以说这是不是一个小企业的游戏。

公开资料显示,广东国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主营业务为低碳、环保、再生高分子材料及高分子材料制品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技术服务,主要产品包括EVA环保改性材料及制品、TPR环保改性材料及制品、改性再生工程塑料等三大系列。据了解,公司产品被广泛应用于高档运动及休闲鞋材、运动器材、电子配套产品、家用电器、汽车汽配等领域。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我作为投资人,能够给的建议是,先要本着一个不好的预期,尽快地把成本给砍下来。比如本来是200人,手里的现金在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能用4个月,但这4个月你又融不到资怎么办?你就别的都不考虑,先看怎么能够活10个月。4个月的钱要活到10个月,就得把人员降低,我说的有点夸张了,你算算2.5倍的倒数就是40%,你把人员降到原来的40%,就是刚性开支降到原来的40%。

是否会拉低估值还是要看具体的项目,比如成长期的企业可能会下调估值,因为这些企业的模式还没有完全跑通,数据也不是非常好看,迫于融资压力下调估值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对于那些头部项目的争夺将会更加激烈,因为投资机构都在寻找投资的安全区间,这样只会导致那些项目的估值更坚挺或者上调。

另外在1月8日,公司还披露了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减持股份计划时间过半暨减持进展情况的公告,按照去年9月披露的股东减持计划来看,该项减持计划还未实施完毕,根据公告内容看,持股5%以上股东东莞红土、深创投等合计仅完成该减持计划的1/6。

王浩:我认为对于基金这四个方面来说都是有较深的影响,但是从影响程度来说,首先还是募资,如同创业企业的募资重要性一样,我们投资机构手中必须要有子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管理规模是衡量基金重要指标。从目前来看,非国家队的 LP资源将会越来越少,而国有的LP也会越来越审慎,对GP考察的流程也会变得更长,募资的寒冬不会随着天气一样转暖。

我反而觉得疫情是项目好坏的试金石,让很多项目的问题加速暴露了出来,比如有些项目对于现金流预测非常乐观,还有一些项目盲目扩张的问题也显现出来了。大浪淘沙始见金,我们的漏斗并不会因为疫情而放松,就好像最终市场也不会因为这次突发事件而变得宽松,相反只会变得更加残酷。

创业邦:对于投资机构而言,目前募投管退哪个环节的压力更大?

创业邦:有些人认为,这次疫情比非典的影响更大,从经验来看,您认为非典时期和这次疫情有哪些不同?

但对绝大多数企业,我觉得会受影响,整个投资节奏肯定是放慢的,更加谨慎了。一方面是因为见面不方便带来的沟通成本问题,另一方面是几乎所有的行业,一季度的数据都不会好,作为投资机构来说,我会看你二季度,所以融资就要拖比较长的时间。我觉得这个事儿会演变成一个行业的普遍标准。

说明你公司在互动易的相关回复是否客观、真实、准确、完整、公平地介绍和反映公司的实际情况,是否存在误导性陈述。请自查并说明你公司是否存在以互动易回复替代临时公告的情形,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信息,前述互动易回复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的情形。

王浩:目前来看,这场疫情已对我国实体经济造成较多的阶段性负面影响,虽然不会改变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但是短期内人民币以及美元基金的募资压力都会加剧。

反观在线教育、协同办公软件两个行业,首先可以发现他们的渗透率都不高,比如在线教育行业只有10%的渗透率,并且对于三四线城市来说还有非常大的机会。这次全国性疫情来袭,对于线下教育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此消彼长的态势下,在线教育今年的增长将会非常明显,而且我们认为是一波长期的利好,因为这一波推动来自国家层面和客观市场需求,而增长点会是下沉市场和包括 K12 在内的所有细分教育赛道。

又比如在线教育,由于中小学的延迟开学和网上学习,会让大家强制性的培养出在线学习的习惯,对于机构来说,线下业务的线上化会变成刚需。比如原来一个专注线下的教育公司,由于疫情尝试了线上交付,就算疫情结束,你不会去把在线这部分业务给全部砍掉了,而是会考虑怎么把教育的交付改成在线化加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我觉得这是这次疫情带来的一个不可逆的影响。

综上所述,在线教育和协同办公软件这两个行业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将会迎来新的机会,只要把内容和用户体验不断完善,就会涌现一批有价值的企业。

比如,李剑威曾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副总裁以及真格基金合伙人,他创办的真成投资支持了小鱼易连、得到、老虎证券等优秀公司,他在之前还成功投资过九号机器人、华米、亿航智能、老虎证券、云洲智能等多个明星项目,真成合伙人团队过去5年投出过9家独角兽。

对于投资环节来说,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与企业的会面,投资还是需要人与人沟通 的,一次有效的会面胜过十次电话会议。特别是前期的DD和团队访谈的流程是免 不了面对面的沟通方式。管和退从目前来看影响还比较少,都可以从全程和线上的方式来完成。

王浩:非典时期我也在做 VC 投资。从这次疫情来看,对于国民经济的影响将会是巨大的。与 2003 年SARS的情况不同,首先是影响区域广、冲击力更大,其次我们国家的经济目前来看是处于转型之中,而这次突发事件将会拉低原本放缓的增长率,特别是对于现金流不好的中小企业,以及抗风险性本就很低的创业企业,更 是致命打击。因此,中小企业2020年的主题首先应该是“活下去”。

姜皓天1998年开始投资生涯,曾在北极光创投领导TMT板块投资十多年,早期投资美团和WiFi万能钥匙2家百亿美金级别的公司,以及VIPKID、每日优鲜、Talkingdata、聚众传媒等多家独角兽。

融资的事情,短期里面不会太乐观。因为一遇到这种情况,可能各个机构都会比较保守和谨慎。

王浩:我们基金的投资方向是 AI、大数据等技术赋能传统行业,这个是我们一贯的投资逻辑,而目前疫情加速了移动互联网结合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改造、赋能传统行业的进展,必将诞生许多的伟大的公司,比如:AIoT 在生活场景中的应用,让生活变得更加的便捷和智能,让生活中的硬件会说话,数据能共享;比如:AI、大数据技术在传统行业的应用,从而降低人工、降本增效;比如: AI、大数据在商业场景中的应用等等。创业邦:疫情会对投资机构的投资策略带来哪些影响?会进一步拉低项目的估值吗?

近日,创业邦分别采访了真成投资管理合伙人李剑威、至临资本创始人姜皓天、华盖资本创始人许小林、元创资本创始人王浩等四位投资人。

王浩:我们可以看到,在疫情来袭的大环境下,特别是在线教育、在线文娱、电商等行业迎来了一波利好,短期内增长非常明显。如何看待这次“危机”对于行业的影响,首先要从这些行业的特性来分析。主要看几个要素,行业集中度、行业渗透率、行业规模。从这几个指标来看的话,首先在线文娱行业2018年是2000亿元的市场,从细分的在线视频、音乐文学、手游动漫等细分赛道来看几乎都是垄断的,而且市场的渗透率也极高,行业的机会更多是阶段性的红利,相信在疫情过后会回归理性的增长。

创业邦:受疫情影响,各方现金流都开始吃紧,您觉得资金是否会继续向头部公司聚拢吗?

2月28日,公司发布了2019年业绩快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 260,197.90 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 138.27%;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利润 2,364.60 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61.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2,432.41 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56.18%。

许小林:如果你看好中国经济,我觉得2019年到2021年这三年都是抄底的好机会。

姜皓天:要一分为二看。对于一些新兴领域,我觉得创业公司其实还是有很大的机会,但对于一些已经很大的领域,比如说成熟度相对高一些的,可能就变成对头部公司更有利。

姜皓天:在疫情冲击下,虽然大多是负面影响或者短期红利,但仍有一些行业和方向,从长期来看是大大受益的。归纳下来,我主要看好这三点:组织在线和业务在线,灵活用工,机器取代人。

但是反过来讲,任何时候我觉得线上都有它的客观规律和优势所在,只不过疫情会培养一部分人的习惯从线下转到线上,习惯一旦养成,对细分领域长久是会有沉淀,有好处的。

姜皓天:我觉得募投管的影响是差不多的。它都是高度依赖于面对面的交流沟通,所以你不管是企业跟我们这些投资机构融资,还是VC去找LP募资,其实受的影响是一样的,因为这些都是高度依赖于要面对面沟通,所以说目前来看的话,受的影响会比较大,我觉得起码会有2~3个月甚至以上的影响。

许小林:现在医疗企业,大家从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尤其二级市场能看得很清楚,越来越多人觉得医疗行业对社会有贡献,所以对医疗行业的投资、被投企业的再融资的影响面会小,甚至可能是一个利好。

有些公司本来打算,比如手头的现金还够用半年,过完年回来立马融资。但现在来说,半年肯定不够用了,因为开支和收入直接受影响。除非采取的措施比较断然,去裁员。但大多数企业家不敢一下子把人员紧缩得很厉害。如果不是紧缩得很厉害,到时候情况不乐观,调整的余地就更小。所以就是看这个企业手头的现金流情况,如果说没有收入,光开支还能支撑6个月以上的话还算比较安全,如果不是,风险就非常大了。

不过 2020年的投资,首先要摒弃对企业高增长的盲目乐观,理性看待企业的数据增长;其次要选取现金流健康,团队抗压性好的企业。因此,相当一部分资金会继续向超级头部机构聚拢,但也会有一部分资金更青睐于一些市场空间大、成长性好的优秀企业。

李剑威:因为我们是VC,不是PE,PE是针对短期现金流有困难的好公司是可以抄底的。但我们作为VC,我们的角度就是找到新的增长点,然后争取找到那些长期来说有强烈需求支撑、自身又有很强的产品迭代能力的创业公司。

这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说线下的部分其实还是逃不过,因为非典的时候,这一块的管制没有那么严格,但电子商务需要线下的物流、仓储,现在线下会受这些影响和制约。另一方面,现在整个在线的管制比以前要严格多了。比如游戏,虽然是受益的行业,但游戏的版号管理非常严格。在线教育也是一样,内容、教师等都需要在教育部备案等等。

许小林:现在这么判断还为时尚早。我觉得作为一个理性的机构来讲,可能会关注这个领域,但是更多的可能会关注疫情结束之后这些数据的变化,以及消费习惯的变化,再回来做决策。我不觉得今年,尤其是最近一两个月,大家的资金会全部往这些行业涌,我觉得不会。创业邦:您认为,企业现在应该如何自救?预留多久现金流才比较稳妥?

我觉得这种突然而来的灾难,有它的突然性,我个人主观觉得不会是一个很长期的事情。所以对我们做一级市场的人来讲,不会做大的策略调整。在这个角度上来讲,我们并没有说因为现在医疗凸显出来,就加大医疗的投资,对其他行业影响大,我们就减少其他行业的投资。我们没有做这样的策略的改变,甚至不排除继续保持对医疗的理性投资节奏,对TMT和文化产业来说,我们觉得好的机会也会更加积极地投资。

分析认为,若5月中旬前原油需求仍没有好转迹象,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或将面临与5月合约同样命运。